More

    瑞典抗疫,比其他欧洲邻居好一些

    当地时间3月12日,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卫生当局宣布,不再检测轻症患者和疑似患者,仅对包括老年人在内的脆弱群体和住院患者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目前最害怕的恐怕是医疗系统撑不住。

    这就意味着之后瑞典公布的统计数据将不再准确。

    3月16日时,瑞典公共卫生局根据瑞典各地区独立统计数据计算,截止当日下午14时,瑞典新冠肺炎总确诊人数达到了1059人。可能数据看起来不大,但在总人口数只有1000多万的瑞典,确诊比例达到了万分之一,而且很可能有遗漏。

    如此看来,瑞典的情况是挺严重了。

    欧洲当前疫情地图,意大利、西班牙已破万。瑞典虽然只有1000+,但是人口少,压力大。

    慢慢沦陷

    2020年1月30日,总部位于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北欧航空公司(SAS)取消了往返中国大陆的航班。预防行动虽快,但之后第二天瑞典就出现了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也比很多海外国家都要早。

    1月31日,一名20多岁的女性在瑞典中南部延雪平市的一家医院确诊,继而被收治隔离。

    面对第一例确诊病例,瑞典其实并不心慌,参与治疗的医生表示,感染女子自返回瑞典之后就再没有与其他人接触过,因而不具备传播新冠病毒的风险:“她的(自我隔离)举止堪称典范。”

    非常幸运的是,这第一个病例似乎并没感染更多人。

    由于瑞典的人口相对集中在南部几个主要城市,如果患者在周边城市转一圈,则全国危矣,北欧危矣。

    瑞典于2月2日时迅速将武汉的瑞典公民撤离,在此后的近三周,瑞典并无新增病例,不过眼看着国际传播数字一天天增长,瑞典公共卫生局在2月25日将病毒在瑞典传播的风险从“非常低”提高到“低”。

    然而就在2月26日,提高传播风险的第二天,瑞典就出现了第二例确诊患者,这名患者最近去了意大利北部,可能是在意大利感染的。之后,瑞典病例增加速度便加快了,到3月1日的3天内便增加到了14名,病毒来源主要是伊朗和意大利。

    而二月底,北意大利有些地方已经开始“封城”。但是很显然,措施是不够的,意大利疫情在迅速恶化。

    意大利早期封城的11个市镇

    接着,瑞典将病毒在瑞典传播的风险从“低”提高到“中等”,并且建议民众不要前往伊朗全境,同时中止从伊朗所有直航。这也让瑞典成为首个中止伊朗航空公司“伊朗航空”进入本国境内的国家。

    3月3日,是让瑞典政府揪心但并不意外的一天:确诊病例数量从前一日的15名翻了一番,达到30人,其中斯德哥尔摩的患者占到了一半,而总确诊患者中三分之一以上与意大利相关。

    而瑞典政府之所以并不意外,则是他们预先料到周末(2月29至3月1日)有大量从意大利北部起飞落地瑞典航班。

    每日确诊的趋势先升后降,也不知道有没有被雪藏的成分。

    (制作参考:https://www.folkhalsomyndigheten.se/)

    这天以后,新冠病毒似乎才真正开始发威,瑞典的每日新增确诊病例从几十人变到几百人,3月10日已经达到345人,其中瑞典央行的副行长马丁·弗洛登也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他曾在不久前在意大利北部度假。

    至此,瑞典的病例来源已变得多样化,除了伊朗和意大利,还出现了自美国感染的患者以及在斯德哥尔摩和西约塔兰地区社区传播的现象。

    病例来源国家统计,意大利占了41%。(图片来自:公共卫生局-https://www.folkhalsomyndigheten.se/)

    疫情肉眼可见地恶化,瑞典卫生当局于10日将病毒在瑞典传播的风险提高到“非常高”的最高级别,建议民众如无必避免去医院和疗养院等场所,强调与患者曾有过接触的人如果出现咳嗽或发烧等症状暂停工作;同时瑞典外交部也扩大旅行建议,没事尽量不要旅行,尤其不要前往疫情灾区意大利。

    最高风险等级(截图来自:https://www.folkhalsomyndigheten.se/)

    真是神操作?

    随着确诊案例的增加,瑞典也不幸出现了新冠肺炎死亡患者。

    3月11日,瑞典病例数直逼500,同时第一例新冠肺炎死亡案例得到确认。患者是一名具有潜在健康隐患的老人,为本地出现的感染案例,去世于斯德哥尔摩南部的一家医院。

    人命关天,瑞典立即加大防疫行动力度,表示将立即遵循公共卫生部的要求,禁止举行500人以上的任何公共活动。

    3月12日,哥得兰岛出现首例病例,让瑞典所有地区都已沦陷,这一天,也发生了让国内媒体和民众广为“嘲讽”的一件事。

    瑞典3月12日时的状况(参考:wikipedia-2020 coronavirus pandemic in Sweden)

    这天,斯德哥尔摩卫生当局宣布,从3月12日开始将不再对所有可疑的冠状病毒病例进行测试,仅对老年人和住院患者进行冠状病毒检测,其他有可疑症状的人则被建议待在家中、限制社会交往,需要求助则直接引导拨打1177国家健康热线。

    打1177的人太多,大家都在排队

    至于原因,则是斯德哥尔摩认为,一方面,瑞典有了社区传播迹象(目前迹象限制在VästraGötaland和斯德哥尔摩地区),所以根据病毒的潜伏期及其与人体免疫的关系来看,最主要任务是的保证群体中最脆弱的老年人和住院患者,因而测试也主要限于那些处于危险中的人群。

    另一方面,根据病毒在国内及国外的传播情况,绝大多数患者仅为轻微感染,并不需要专门住院治疗。

    主要是医院不够住了。

    2020年3月14日,在维斯比医院外的医疗帐篷(图片来自:VisbyStar/Wikipedia)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资源不足:截至3月13日时,瑞典每天可以在全国10个实验室中进行2800次检测,公共卫生局正在努力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再增加7个能够进行病毒检测的实验室,但估算检测次数也不会超过5000次。

    从这天往后,由于最大确诊地区的测试方式发生变化,瑞典的实际病例数会比已确认的数字高。

    也是在这天,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宣布禁止包括瑞典在内的所有欧洲国家前往美国旅行(英国或爱尔兰)除外,该旅行禁令于3月13日晚上11:59生效。

    即便斯德哥尔摩停止检测一部分人口,确诊患者的数量还是在快速攀升。

    3月14日、15日,瑞典分别出现了第二个、第三个因新冠肺炎死亡的患者;截止3月16日,瑞典的新冠患者死亡总数达到了6人,而总确诊人数达到了1059人,确诊比例达到万分之一。

    飙升的累计确诊

    尽管实际感染数量肯定高于此数值,瑞典总理斯特凡·洛夫文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目前也暂时没有关闭瑞典边界的计划。

    不过在3月17日,瑞典希望加强防疫措施,提出建议从18日开始关闭所有高中、大学和承认教育学校,采取在线远程学习。

    目前,瑞典并未表示要关闭少儿阶段的学校,原因似乎也是典型的北欧逻辑:如果学校关闭,那医护人员的孩子则没人照顾,如果让老一辈来照看,那他们这些年龄大的人本就是脆弱群体,被感染的几率也会提升。但总理称将在必要时做出这一决定。

    斯京和其他南部大城市沦陷情况明显(参考:wikipedia-2020 coronavirus pandemic in Sweden)

    稳定与提振

    其实整体而言,瑞典采取防疫行动的时间并不晚。

    瑞典是最早开始的停飞、发出禁止旅行呼吁的国家之一,也迅速提高了警戒级别;在国家层面,政府部门也在采取措施以最小化新冠病毒的传染风险,比如瑞典议会日前通过决定,将出席会议的议员人数从349人缩减至到55人,此举旨在确保即使许多国会议员生病了,议会也能够继续运作,而在此期间未出席的议员也将以其他方式履行职责,继续工作。这一决定暂定施行至3月30日,也有可能会随疫情变化而变动。

    但是,防范措施也并不能阻挡疫情对瑞典易造成的负面影响。

    病毒疫情对瑞典经济的影响体现在股票市场上,便是3月12日斯德哥尔摩证交所的OMXS指数暴跌11.1%,赶上了和其余欧洲市场类似的历史性下降幅度;体现在航空市场上,则是在特朗普禁止旅行之后,北欧航空公司(SAS)取消了斯堪的那维亚和美国之间的航班,并在3月15日宣布将临时裁员多达90%的员工……

    考虑到之后疫情还会对为经济蒙上阴影,瑞典政府特意任命了一位冠状病毒协调员——安德斯·费伯,负责管理与该病毒对经济的影响有关的任务;另外瑞典中央银行也表示,会在冠状病毒危机期间向陷入困境的公司提供至多5000亿瑞典克朗(约合513亿美元)的贷款。

    而在3月16日,瑞典政府为了最小化疫情给社会带来的冲击,提出了一系列耗资超过3000亿瑞典克朗(310亿美元)的一揽子措施。

    措施包括,瑞典中央政府将对4月和5月疫情期间公司因临时裁员产生的支出进行补贴,这意味着短期裁员期间雇主花费可以减半,但雇员仍能获得其工资的90%以上,国家将介入以弥补差额。

    另外中央政府将在4月和5月接过公司发放病假工资的全部责任,取消先前规定的请病假“首日无薪”;以及公司可以延迟(最多一年)2020年初以来的赋税——当然,这也是最耗钱的一项——措施本身短期内花费就可高达3000亿克朗。

    瑞典财政部长表示,瑞典有能力承担这次财务费用的暴涨,而这要多亏瑞典政府如今强大的财政能力,且政府债务也处于1970年代末以来的最低水平。这也是实话,从2016年开始瑞典的经济增长率就位于欧洲前列,财政赤字率和政府负债率则远远低于欧盟红线,总的来说政府财政情况是良好的,面对灾情的对冲工具也充足。

    所以虽然他们拒绝公开信息的政策显得吊诡,但应对疫情不算不积极,救灾前景也比很多欧洲邻居好一些。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commentisfree/2020/mar/13/swedes-expected-prepare-emergencies-coronavirus-necessary

    https://news.trust.org/item/20200316075650-36tws/

    https://www.thelocal.se/20200131/first-case-of-coronavirus-confirmed-in-jonkoping-sweden/amp

    https://www.thelocal.se/20200312/why-were-slightly-changing-how-the-local-covers-the-coronavirus-crisis

    https://www.folkhalsomyndigheten.se/the-public-health-agency-of-sweden/communicable-disease-control/covid-19/

    最近文章

    你觉得哪个国家是世界上最奇怪的国家?

    斯洛文尼亚 /来整点非键政的活儿/ 斯洛文尼亚语言分布区,包括零散和部分历史分布区 经济上属于西欧。地理上属于南欧(巴尔干)。国人眼里属于东欧。文化上却是中欧。斯拉夫人种,血统却偏向日耳曼和伊利里亚。 说斯拉夫语言,国内主流传统文化却是巴洛克。比较少见的几个天主教斯拉夫人国家。地处平原辽阔的欧洲,却有大片的喀斯特地貌。

    穿JK制服如何克服羞耻感?

    大龄过期jk 在十月份突然入了坑 大概拍了照片就会在下面更新(〃ノωノ) 一开始只敢在家穿穿对着镜子拍拍 后来第一次穿出门的时候被小姐妹大夸 「太可爱了」 路过商场看到镜子也觉的自己好可爱!哈哈哈哈 并且也没有被很多人看的感觉 有个爱吹彩虹屁的小姐妹真的好重要!!我俩吃饱了找了个没人的楼梯口疯狂拍照

    请别让你的家人,承受这样的孤独,家人接受不了这样的别离

    老人家一个人生活让人看到了心酸。心疼 .video { position: relative; padding-bottom: 66.25%; height: 0; overflow: hidden; } .video iframe, .video object, .video embed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width: 100%; height: 100%; }

    马云直播首秀:如果年轻人还怕压力,那就白活了

    今天上午,马云来到景德镇参观并与当地创业者展开对话。与以往不同的是,这场活动采用了全程直播的形式,马云称“这是我的直播首秀”。 1.创业者如何坚持? 有创业者提问,如今无论是直播卖货还是下线卖货,都会遇到很多困难。 “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20年前的我们创建阿里巴巴时候的样子”,马云说,1995年他开始创业,当时谈及互联网,所有人都不同意,“但是我相信互联网的未来,因为相信所以看见。所以我认为,创业者是很孤独的,只能克服孤独,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才能走下去”,“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热爱、坚持和孤独”。 他坦言,自己并不喜欢瓶瓶罐罐,但在景德镇转了一圈才发现魅力所在,“魅”来自于城市文化,“力”来自于年轻人。

    京东总裁刘强东内部讲话,”马云骗人这么多年我都替他丢人”讲解京东的商业模式,并吐槽马云淘宝天猫

    .video { position: relative; padding-bottom: 66.25%; height: 0; overflow: hidden; } .video iframe, .video object, .video embed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width: 100%; height: 100%; }

    相关文章

    关注你邮箱里的每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