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第一代互联网远程上班的人,已经躺赢12年

    有人预言,2020年将成为中国远程办公的元年。

    其实早早就有一批人在这样实践了,他们称呼自己为“数字游民”,不限于居家办公,只要有电脑和网络,他们甚至一边环游世界,一边工作。

    上:Jarod,Natália下:Lallas,方勇

    我们采访了4位来自中国的数字游民:Jarod建立了“数字游民部落”的付费社区,一边产出内容,一边走遍了30个国家;Natália开了一家“云公司”,提供远程资产配置咨询,同时雇佣坐标在世界各地的员工,利用地理套利,赚着美元花马币。Lallas辞去了高薪工作,一边在线给学生培训英语,一边走遍了美国和拉美;方勇居家办公12年,却丝毫不感到孤独,练就一身沟通技巧,正在努力创造“睡后收入”。

    如何利用互联网赚钱?边旅游边工作,真的可能吗?如何确保通过网络建立的关系是靠谱的?这种生活方式的抗击打能力强吗?如果我也不想上班了,第一步该怎么做?

     “拥有100万,和活得像有100万, 是完全两码事” 

    Jarod,35岁,男,内容创业,已游民5年

    看我的生活,很多人会以为我巨有钱,全年都在旅游,去了30多个国家,每天花80%的时间在阅读上,似乎从不工作。但其实我现在赚得比之前有工作时都少。

    拥有100万美元和活得像一个百万富翁,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情。很多人赚得多,但时间完全不自由。我认为,时间也是一种衡量财富的标准

    我的第一份工作比较特别,在非洲乍得和喀麦隆接壤的一片广袤的热带草原上,做石油勘探工程师。连续工作28天,然后休假28天。

    每到休假,都可以跟公司申请买到全世界任意一个地方机票,积累了不少旅行经验,也打开了我的国际视野。

    我的第二份工作就职于国内一家上市民营企业,被外派到迪拜做市场推广的工作。每天和上司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只要他提出要求,哪怕是半夜我也要继续工作。

    想到即便我升职到他的位置,他的生活也并非我想要的,而他上司的生活我也见过,也没什么可羡慕的。

    那是2015年,我30岁,感觉已经看透了职场,就决心辞职。

    Jarod在墨西哥卡门海滩

    其实我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就看到了一本书《每周工作4小时》,这是所有数字游民的圣经。但当时没有资历,也没有存款,就只能先去上班。

    30岁那年,我攒够了至少三年不用工作的钱(别用一线城市的花费水平来估算,其实让自己活着并不费钱),回到内蒙古老家开始内容创业。

    从零开始学,包括怎么做网站、平面设计、写文章等等。第一笔收入来自知乎的一个高赞回答,我分享了“雅思口语获得8.5分”的经验,就有很多人付费来找我咨询。所以我现在一部分的内容创作,是关于英语学习的。

    另外一部分是记录下我如何成为“数字游民”的过程。我应该是中国最早开始推行这种生活方式的人,所以只要搜索“数字游民”,就会找到我的网站和社群,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品牌。

    现在收入一共来自三方面。一个是付费的社群,现在差不多有1000个付费的会员,我会为他们提供数字游民或者英语学习的相关咨询。二是做产品推广的佣金分成。另外是一些投资的收益。

    Jarod和妻子在波兰

    我妻子是波兰人,我们是在内蒙古认识的。她完全是受我的影响,现在也开始做内容,还有一个电商网站。

    现在的生活更像是很多人梦想中退休的状态,真的没有考虑太多“奋斗”。每天反正可以睡到自然醒,花80%的时间在阅读上,抽1小时整理笔记,因为我需要大量的输入,才能输出好的内容。积累几天,就会写一篇文章。

    当你已经有一定的内容储备,就像你前一天已经下好了多处渔网一样,所有的网都没有鱼的概率是非常低的。所以不用去担心,我今天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了。 

    绝大部分数字游民的热点城市,一个人一个月有1000美元就可以生活得很好,大概6000~7000块人民币的样子。

    现在我们正在哥伦比亚旅居,英语也不是特别好用,所以在学西班牙语,每周去健身房三次。刚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会留出1~2天的时间去打卡一些景点,或者去周边一日游。

    有时候就是漫无目的地在大街小巷走一走,看当地人聚集在一起吃什么,然后自己坐下来也尝一尝。 

    在城市的选择上,首先网速、基础设施不能太差,其次就是物价要合理、气候要好。东南亚特别受欢迎,有海、有山。

    保加利亚有一个地方叫班思科,冬天是滑雪胜地,夏天几乎没有人,所以数字游民就会在夏天去当地,以非常低的价格生活。要让自己赚回来的钱,真正帮你实现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开了家‘云公司’, 学会地理套利,让钱更值钱” 

    Natália,27岁,女,金融咨询,已游民2年

    我从小成绩很好,是别人家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就在香港的一家咨询公司工作,高薪又体面。可是我就是不太开心,好像没有很自由。

    有一次在新加坡旅游,遇到一个来自德国的博主,他说他这7年来,从来没有工作过,完全依靠网络赚钱。他提到了“数字游民(digital nomad)”这个词,我回家就开始搜,原来已经有很多人在这么做,而且也不乏中国人。

    为了测试可行性,我先尝试了一下远程办公。当我发现,即便在柬埔寨旅游,依然能和国内的客户无障碍沟通时,我觉得这条路应该走得通。于是我辞职,跟一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做海外资产规划的公司,为客户提供线上咨询服务。

    刚创业的前三个月,其实收入挺少,差点有想过放弃,但又实在不想回到办公室的无聊生活。当时选择了去越南住一段时间,思考该怎么解决,却误打误撞开始了地理套利之旅。

    相比深圳、香港,越南生活性价比非常高,一杯咖啡只要10块钱,原来换个国家生活可以更省钱。或许很多人认为呆在家最省钱,但思维很难被打开。

    Natália的日常

    我觉得做“数字游民”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实现“地理套利”

    1. 货币套利:我赚的钱有人民币、美金、港币、欧元,可是我现在在马来西亚花的是马币,就很爽!住上了市中心一个两层的别墅,还有小花园!租金只有人民币4000多元。

    2.薪水套利:我们的公司是一种很松散的存在,它不再是一个办公室和一群日日见面的同事组成的。我们聘请了一些东南亚和外高加索国家的人,他们的工资可能是国内人的一半甚至1/3。

    招聘神器UpWork可以一键接触全球的人才库,还可以设置大概的价钱和国家。

    我曾经踩过的坑就是不要请印度或者巴基斯坦的人(略有地图炮之嫌,但我的体验确实不佳)。虽然便宜,但效率基本是不存在的。没有面对面的沟通过,就需要挑人技巧,比如可以看过往雇主对他们的评价,或者给简单的任务测对方水平。

    也完全不用担心给了钱就跑路的现象,全程在网站上操作,还可以选择先支付定金(比例自定义),然后按完成不同的任务进行分步“确定付款”。

    Natália在格鲁吉亚

    3. 美元定存的套利。因为我个人对数字特别敏感,之前在越南我就去遍了全部银行,看他们银行利率。

    目前我发现利率最高的是在亚美尼亚,美元1年的定存利息大概在3.1~3.4%,格鲁吉亚大概是3.25%。但国内基本只有1点多,在某些欧洲国家甚至是负数。这种最简单的地理套利投资方式,我也常在网站上与大家分享。

    4. 人种套利。在亚美尼亚的时候,即使没有化妆,都有很多人想找我聊天,因为那边太少亚洲脸了。

    在游民的社群里,亚洲人很少,中国人就更少了,所以挺容易突围而出的。当其他国家的游民,想在亚洲或者中国找些什么东西,他们会第一时间来问我。一来是一种交友,背后也是商机。

    Natália在亚美尼亚的住处

    给客户做资产配置,真的需要他们充分信任我们,但又是远程服务见不到面,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但问题注定得被解决的,我自建了一个网站记录我的个人成长和在各国的见闻,包括各种不为人知的投资机会。目前写了有2年时间,慢慢就塑造了我独有的个人品牌:常年在地理套利的文艺金融女。

    另外,我会格外注重服务的细节和品质,例如老客人曾经提及到某个国家,但我们暂时在那边没有具体业务的话,我会主动分享靠谱的资源给客人,感觉就是日常一些小细节,所以老客人一直会介绍给身边的朋友。在这行,口碑还是最重要的。

    Natália的日常

    这2年我走遍了整个东南亚、以及外高加索区的一些小国家。很刺激,也很想知道自己的能力到底能去到哪儿。

    初到某个国家的时候,我一般第一时间入住民宿,去附近超市买日用品,购入手机卡,其实就差不多了,再逛逛附近有没有咖啡馆(我喜欢在咖啡馆工作),这对我来说基本就“安定”下来了。

    当数字游民最大的挑战是,真的要学会享受孤独。当整个世界都在朝九晚五,你一个游民,还是创业游民,是很孤独。

    选择伴侣也很难,你要找到一个时间那么自由的,又喜欢的,兴趣爱好一样的,外貌也要可以的,真的超难。而且数字游民都比较专注投资自己,不太想妥协的,要在这个群体中寻找,也是挺困难的。

     “游民的生活,让我逐步走进自己的内心” 

    Lallas,27岁,女,线上教育,已游民3年

    我的“游民”状态是从2017年前开始的。当时我辞去了国内高薪的工作,走遍了美国和拉美。所有的生活费,都依靠“线上教学”获得。说简单点,就是通过视频,1对1辅导国内学生英语,主要教授托福雅思。 

    “数字游民”中的“游民”两个字可能会被误解为——一种逃避的、不负责任的、漫不经心的、放弃人生意义的生活方式。 

    我认为恰恰相反,我们其实是最常思考人生意义的一群人。 

    我曾经为了患有乳腺癌晚期的母亲,过了4年“标准人生”,那段日子就像快进,就特别想让妈妈看到我毕业、工作、结婚,看到我发光发热,见证我人生的每一个重要节点……

    所以大学毕业后,我就在上海教托福,成为一个拿着高薪的教师,就是为了让母亲骄傲。 

    可是渐渐我却没有办法让自己骄傲了,我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只有输出没有输入,沦为了一个资本和教书的工具。

    Lallas和短期项目的同学们

    于是我辞去了工作,申请了美国一个短期教育项目,和来自全世界的20多个学生一起学习。

    每一个人都是带着自己的项目和改变世界的愿景来的。比如一个乌干达的同学,他的一个好朋友因为在家里整夜熬豆子,简陋的炊具产生许多有毒气体,朋友一家吸入了一氧化碳后全部去世了。于是,他就想做一个室内空气净化器,让非洲人民免于这样的苦难。 

    这段经历其实再一次坚定了我对工作的意义、人生的意义的认知,就是要在有限的生命里努力创造一些价值,对社会和他人产生一些积极的影响。

    项目结束以后,我又去拉美做了几个月背包调研,想要探索一下旅游和教育相结合的可能性。

    这期间的生活费、路费,都是靠远程英语辅导。我从来没有打过广告,生源都是亲戚朋友主动介绍的。惭愧地说,也从来没有认真做过财务上面的规划,饿不死就好了。

    我一般一段时间只接一两个学生,工作并不是我生活的中心,纯粹是为了支撑我的生活方式所必须要做的投入。而且我真的物欲超低,可以过极简的生活,并不需要很多钱。那时候可能每周工作不超过10小时。

    Lallas在哥斯达黎加

    有的人会问我,我的这段游民的经历,是不是“gap year(间隔年)”,最终我依然要回国,找一个正经的工作,维持生活?

    我认为它的意义是,让我在探索世界的同时能真正专注在自己身上,看到了全新的生活可能吧。

    这种方式,可以是过渡的,也可以是长期的。我在美国的导师,他做了整整7年游民,一直在环球旅行而且打的都是零工,到处做服务生、潜水教练之类的。

    “数字游民”是在有限的时间里把生活过到极致的人,而不是说,等我退休了,我再好好生活、好好体验。

    虽然我喜欢地理上的流浪,但内心还是很渴望家庭带来的稳定和舒适,所以现在早早完婚了,丈夫也陪我天涯海角东奔西走。

    因为疫情,我刚刚从东南亚逃回杭州了。现在的这份工作是远程办公,团队都在美国,我负责前文提到的项目在中国的招生和推广。

    我不会说“数字游民”的生活方式是更轻松的。它不是适合所有人的,它需要你突破舒适区,更重要的是,你已经明白了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或者至少你知道你不要什么。

     “数字游民也有高下之分, 创造被动收入,才是王道” 

    方勇,38岁,男,网站开发,已游民12年

    我和大部分人想象的“数字游民”不一样,但却是个100%的游民。我比较稳定地生活在昆明,而不是浪迹在世界各地。我从事网站的设计与开发,已经远程办公有12年了。

    我和老婆是丁克,她有一份坐班的工作,时间上没有很自由,所以我们每年出国旅行2次,每次2星期左右。

    从2008年开始,我远程为一家美国企业工作,主要开发大型企业级的网站。

    我是一个比较喜欢独处的人,没有太多社交的需求,所以居家办公也不会很难受。对我来说,和远在美国的同事线上见见面,就够了。

    每天早上7:30,喝完2杯意式浓缩咖啡以后,我就会在书房开始工作。工作到中午,然后自己吃饭,下午再工作两三个小时,基本就停了,就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运动一下,或者是看书。

    方勇最爱去海岛度假

    在沟通方面,其实我觉得远程的音频、或者视频沟通和面对面沟通没有太大差别。但在用非即时的沟通方式上,比如发邮件,再加上有12小时的时差,需要特别注意。

    总结下来,就是要周到、“啰嗦”一点。比如今天我发一封邮件给我美国的团队,是给他一个网站的链接,但是打开链接需要有密码的。我不能“以为”他知道密码,一定要把密码写上,然后再告诉他,如果这个密码用不了的话,你再试一下另外一个。 

    如果我不这样子做的话,我发完邮件,就去睡觉了。他那边醒了,发现打不开,他就做不了事情,就会浪费一整天的时间。

    另外远程办公,也是推荐要定期见面的。有时候我也会去美国,和他们见见,不能永远远程。

    方勇在新西兰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8年后,我觉得不能再这样卖自己的时间了。这份工作虽然地理上的限制被打破了,但时间上依然不够自由。

    所以现在除了继续为他们做一些活之外,我还在开发自己的网站,其中一个就是帮助那些想去海岛旅行的人,在众多的海岛中选择最适合他们的那一个,并能轻松找到代理或其它途径完成酒店预订。

    当网站成熟以后,需要我运营的时间就很少了,但收入却会源源不断地来。这样的收入我们称之为“被动收入”。 

    我个人是希望被动收入的比重会越来越大。

    其实数字游民也是有等级之分的。自由职业者、远程办公都属于初级的,偏高级点的数字游民的话,他们是卖自己的知识、内容、代码、软件,这些是可复制的,都是被动收入。

    Jarod在泰国北碧府

    作为最早践行和推广“数字游民”的中国人,Jarod有点像这群人的队长。对于这种生活方式所带来的种种问题,他做出了一一解答。

    Q:一条A:Jarod

    Q:什么是数字游民?

    A:第一,你的收入是完全不受地理位置限制的,是线上的收入。第二,你能够真正地去享受不受地理限制所带来的红利,你可以自由移动。不需要在特定的某个时间、在特定的某个地点出现。能达到这两点,就可以称之为数字游民了。

    中国互联网发展特别快,这次新冠病毒其实也让大家看到了,很多人已经具备了第一点。但因为种种原因,可能没有勇气、外语不好、很难走出舒适圈、被房贷绑住了……而没有去实现第二点。我就是想帮人们开启第二点。

    Q:数字游民都是怎样的一群人?

    A:以80后、90后为主力,男性会多于女性,有一大部分人是程序员转型而来的。绝大部分人的英语都很好,受过良好的教育,对生活质量的要求也很高。很多人其实是放弃了高薪职业,甚至是来自华尔街和硅谷的。就是一群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还有故事的人。

    Jarod在内蒙古乌兰布和沙漠

    Q:在国外长时间旅居,如何解决签证问题?

    A: 其实南美这边的国家,还都比较宽松。像墨西哥,直接入境就给半年的时间,而且你出境待一个礼拜,然后再回去,又会给你6个月的时间。

    像泰国的话,你可以去办泰语、泰拳的教育签证。巴厘岛可以通过落地签,然后再续签的策略,一次也可以在半年的时间。

    Q:这是一种长期的生活方式吗?如果有了孩子,还能继续吗?

    A: 我们也见过一些带着孩子的数字游民。我有一个朋友,他有两个女儿,他会在全世界选2~3个固定的点,他对这些地方非常熟悉,比如哪儿去租房,孩子去哪上学,都已经打理好了,所以可以很快地进行切换。 

    他们家现在半年的时间在夏威夷,半年的时间在澳洲。这两个国家的公立学校都可以免费插班,包括外国人也可以。他的孩子就半年在这边上学,半年到那边上学。

    这次我出来,其实也带了一个这样的目的,就是去帮自己选未来的固定的2~3个点,也可以进行这样的一个轮动。

    Jarod在参与墨西哥亡灵节

    Q:这样的“游荡”,对你的意义是?

    A:这是一种体验啊,我就是想要感受不同的风土人情,吃从来没吃过的东西。另外季节对我来说也非常重要,可以365天享受自己最爱的气候。

    Q:作为“数字游民”,你都面临哪些质疑?

    A: 很多人认为这只适合西方人,因为西方的福利待遇好,他们就算最后什么都不干,也可以吃饱饭。

    这是一种误区,但凡是想要成为数字游民的这帮人,都是有能力有追求的人。就像我,就算这件事没有干成,最差还可以去学校教别人雅思口语。

    很多人就会说这样做是不负责的,父母都没有人管。但是现在在异地上班那些人,他们每年只有几次机会可以看父母。但是我可以随时去看我的父母。

    Jarod和妻子在巴厘岛

    Q:如何保证这种生活方式的抗击打能力,有交任何社保、购买保险之类的吗?

    A:自己买商业保险。退休金的话,我自己专门开一个小的账号,然后以基金定投的方式把这部分钱放在这里面,至少会产生非常稳定的回报。

    Q:做游民,需要具备什么能力?

    A:自学能力最重要。现在你想要学任何技能,都可以在网上找到免费的教程,一点不比付费的质量差。

    英语很重要,因为互联网上超过50%的内容都是英文的,中文的内容只占2%左右,这就已经决定了你能接触到资料的丰富程度。  

    我认为“数字游民”的门槛还是挺高的。光学习能力、英语能力,至少可以砍掉99%的人了。

    Q:既然99%的人无法成为数字游民,那这样的生活方式可以带给我们哪些启发? 

    A:大部分人都可以从远程办公开始,至少解放自己的通勤时间。很多人每年的通勤时间加起来比自己的年假还要长,而通勤带来的焦虑已经被权威医学研究证明是会让人减寿的。

    很多人容易陷入一个循环:我去一线城市是为了赚更多的钱,但生活在一线城市本身就要花更多钱,这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如果还买了房,就更是跳不出来了。

    想象一下如果可以远程办公, 即便离开了一线城市去别的地方生活,依然可以拥有高薪,还能带动其他城市的经济,而那些无法远程、不得不留在大城市的人,也能过得更好。我认为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情。

    Jarod在墨西哥

    Q:如果我也不想上班了,怎么办?

    A:先从裸奔资金入手,这是给你决定权的第1步。当你有债,你就不是一个自由的人,至少给自己预留1年的生活费吧。

    后面要怎么做,选择太多。我推荐所有人去看《每周工作4小时》这本书,会给很多人特别大的启发。 

    Q:哪些职业是适合“数字游民”的?给大家一些启发吧!

    A:我非常尊敬的一个硅谷投资人Naval曾有过一个推测:旧时代,创造财富的杠杆是劳动力和资本,新时代的杠杆是内容和代码。

    你可以通过写代码,创造一款帮助人们解决问题的付费软件/服务。也可以创造一个持续为受众提供某种正面价值的自媒体,然后通过带货或者广告的方式赚钱。

    这两个是我比较推崇的,最终把你带到被动收入的一个方向。

    最近文章

    你觉得哪个国家是世界上最奇怪的国家?

    斯洛文尼亚 /来整点非键政的活儿/ 斯洛文尼亚语言分布区,包括零散和部分历史分布区 经济上属于西欧。地理上属于南欧(巴尔干)。国人眼里属于东欧。文化上却是中欧。斯拉夫人种,血统却偏向日耳曼和伊利里亚。 说斯拉夫语言,国内主流传统文化却是巴洛克。比较少见的几个天主教斯拉夫人国家。地处平原辽阔的欧洲,却有大片的喀斯特地貌。

    穿JK制服如何克服羞耻感?

    大龄过期jk 在十月份突然入了坑 大概拍了照片就会在下面更新(〃ノωノ) 一开始只敢在家穿穿对着镜子拍拍 后来第一次穿出门的时候被小姐妹大夸 「太可爱了」 路过商场看到镜子也觉的自己好可爱!哈哈哈哈 并且也没有被很多人看的感觉 有个爱吹彩虹屁的小姐妹真的好重要!!我俩吃饱了找了个没人的楼梯口疯狂拍照

    请别让你的家人,承受这样的孤独,家人接受不了这样的别离

    老人家一个人生活让人看到了心酸。心疼 .video { position: relative; padding-bottom: 66.25%; height: 0; overflow: hidden; } .video iframe, .video object, .video embed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width: 100%; height: 100%; }

    马云直播首秀:如果年轻人还怕压力,那就白活了

    今天上午,马云来到景德镇参观并与当地创业者展开对话。与以往不同的是,这场活动采用了全程直播的形式,马云称“这是我的直播首秀”。 1.创业者如何坚持? 有创业者提问,如今无论是直播卖货还是下线卖货,都会遇到很多困难。 “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20年前的我们创建阿里巴巴时候的样子”,马云说,1995年他开始创业,当时谈及互联网,所有人都不同意,“但是我相信互联网的未来,因为相信所以看见。所以我认为,创业者是很孤独的,只能克服孤独,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才能走下去”,“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热爱、坚持和孤独”。 他坦言,自己并不喜欢瓶瓶罐罐,但在景德镇转了一圈才发现魅力所在,“魅”来自于城市文化,“力”来自于年轻人。

    京东总裁刘强东内部讲话,”马云骗人这么多年我都替他丢人”讲解京东的商业模式,并吐槽马云淘宝天猫

    .video { position: relative; padding-bottom: 66.25%; height: 0; overflow: hidden; } .video iframe, .video object, .video embed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width: 100%; height: 100%; }

    相关文章

    关注你邮箱里的每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