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西方所谓的「人权」是不是就是摆在明面上的自私呢?

    这两天看那两个外籍华人不配合隔离,一口一个人权有感。

    我曾经看过一个知乎回答,对方自称是在中国呆了六年的老外,对中国很理解。

    他认为中国年轻人应该学习欧美的先进的地方,比如晚归。

    他认为中国人需要跟父母打电话,然后商量好回家时间,比较准时的回家,这个做法是错误的。

    正确的方法应该是想玩到多晚都行,多玩几次,父母就认为你有晚归的能力了,就不会再阻止晚归。

    看了这一条,我瞬间明白了西方的自由与人权和中国的传统生活方式冲突的地方。

    个体与集体的占比

    西方人的个体比例更强,他们认为集体是为每一个个体服务的,说简单点,就是“我想干什么,你不能干涉我。”

    而中国人不一样,中国人认为个体是为集体服务的,也就是“我想干什么,要符合集体的利益才能做。”

    所以,西方容易出现极端天才,那些艺术家之类的玩意,就是个体无限扩大释放出来的结果。

    而中国人,更加团结,团体性相比西方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西方会出现政治正确,比如LGBT,女权,种族主义,其实归根结底都是“集体不能干涉个体。”

    而中国很少有这种情况,大家做事都是先考虑一下会不会影响到周围,也就是“个体依附于集体。”

    理解了这个思路,就能理解很多西方人的思想,也能理解为什么外籍不配合隔离。

    个体是大于集体的,一切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是在为个体凌驾于集体做准备。

    个体的利益会直接侵害集体利益,并且要大于集体利益,这就是人权。

    顺着这个思路捋,这样的人权是为谁服务的呢?

    富人。

    付费玩弄你,是你自己愿意接受的,这是你的人权,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接受,这也是你的人权。

    有些事情是没法选的,比如我住在哪个街区,这个街区警力够不够,安全系数够不够,有没有持枪流浪汉,这都是没法选的。

    但记住,这是自由与人权,是你自己选择在这个街区生活,这个街区无法纳足够的税,缺乏警力,治安紊乱,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是你的人权

    所以,隔离这件事,就是个体是否要服从集体的测试。

    服从是你个人的选择,不服从也是你个人的选择,公权力无权干涉。

    个人凌驾于集体,这就是西式人权。

    中国也有人权,但中国的人权无限趋近于低保

    保住你能活着,你能接受基础教育,保证你能吃得起饭,保证你不会遇到走在街上突然出来一个黑影用枪指着你的头让你拿钱的情况,保证你再穷再苦,能平安地活着。

    这同样也是集体大于个体的体现。

    大家回想一下,疫情刚刚开始,全国大封印的时候,你们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是公权力不让你出门吗?还是公权力限制了你的自由?

    我反正都不是,我只想了一点,不让出门就不出门呗,反正公权力要背锅,新冠这事儿政府会解决的。

    至于得了新冠怎么治?

    你们想过吗?我没想过,我只知道这样的大疫情来了,我如果中奖,政府肯定会想方设法让我活下去。

    至于花多少钱?

    说真的我从来没想过,我认为政府免费给我们治疗,是理所当然的,是应该的,是它责任里的一部分。

    说个不好听的,就像我是个孩子,我吃饭穿衣,都是我父母必须要帮我解决的一般

    这也是中国人的传统思维,个体平时服务集体,出了事,集体要背锅要处理的。

    哪怕我们八十多岁九十多岁,该救还是要救,集体是不能说出65岁以上拔氧气管放弃治疗的,否则要背大锅,被骂得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执政的。

    而且大概率会听到那句‘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的名台词。

    最终这个模式受益的是谁呢?

    穷人。

    底层不能选择街区,但政府还是会保住他不会被自由的枪声吵到睡眠。

    底层不能选择住在城里,但不管住得再偏,路、桥、电、网是保证要通的,邮政是必然会到的,最基础的生活保障是有的,不需要你自己架电网,不需要你拉发电机,也不需要你住在手机信号都没有的地方。

    但是穷人拿不出钱来做这些基础设施的,所以集体就必须从钱多的人手里剐钱出来,交给钱少的人。

    中产以上为什么大多选择移民,因为财富到达了集体平均线以上后,西式人权会保障你的财富不被剐给穷人,而中式人权则是你必须吐银子出来,让穷人脱贫,过上和你的最低生存条件相等的生活。

    中国人有句俗话,叫不患寡而患不均

    中西方的模式来看,均与不均,要看站在哪个位置。

    当你在平均线上时,你希望不均,当你在平均线下时,你希望的只有均。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14亿人,流浪汉却贼少,然而某个大国三亿多人口,满街都是流浪汉的原因。

    噢,富人街区没有,毕竟那里警力充沛,进去流浪要吃枪子。

    所以,题主,不是自私,是屁股在哪儿的问题。

    你如果手里有五百万,楼塌了,你希望花五百万先救自己,还是放弃自己逃生的优先权,让救援队按顺序救呢?

    那就看你有没有五百万了,不是吗?

    最近文章

    你觉得哪个国家是世界上最奇怪的国家?

    斯洛文尼亚 /来整点非键政的活儿/ 斯洛文尼亚语言分布区,包括零散和部分历史分布区 经济上属于西欧。地理上属于南欧(巴尔干)。国人眼里属于东欧。文化上却是中欧。斯拉夫人种,血统却偏向日耳曼和伊利里亚。 说斯拉夫语言,国内主流传统文化却是巴洛克。比较少见的几个天主教斯拉夫人国家。地处平原辽阔的欧洲,却有大片的喀斯特地貌。

    穿JK制服如何克服羞耻感?

    大龄过期jk 在十月份突然入了坑 大概拍了照片就会在下面更新(〃ノωノ) 一开始只敢在家穿穿对着镜子拍拍 后来第一次穿出门的时候被小姐妹大夸 「太可爱了」 路过商场看到镜子也觉的自己好可爱!哈哈哈哈 并且也没有被很多人看的感觉 有个爱吹彩虹屁的小姐妹真的好重要!!我俩吃饱了找了个没人的楼梯口疯狂拍照

    请别让你的家人,承受这样的孤独,家人接受不了这样的别离

    老人家一个人生活让人看到了心酸。心疼 .video { position: relative; padding-bottom: 66.25%; height: 0; overflow: hidden; } .video iframe, .video object, .video embed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width: 100%; height: 100%; }

    马云直播首秀:如果年轻人还怕压力,那就白活了

    今天上午,马云来到景德镇参观并与当地创业者展开对话。与以往不同的是,这场活动采用了全程直播的形式,马云称“这是我的直播首秀”。 1.创业者如何坚持? 有创业者提问,如今无论是直播卖货还是下线卖货,都会遇到很多困难。 “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20年前的我们创建阿里巴巴时候的样子”,马云说,1995年他开始创业,当时谈及互联网,所有人都不同意,“但是我相信互联网的未来,因为相信所以看见。所以我认为,创业者是很孤独的,只能克服孤独,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才能走下去”,“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热爱、坚持和孤独”。 他坦言,自己并不喜欢瓶瓶罐罐,但在景德镇转了一圈才发现魅力所在,“魅”来自于城市文化,“力”来自于年轻人。

    京东总裁刘强东内部讲话,”马云骗人这么多年我都替他丢人”讲解京东的商业模式,并吐槽马云淘宝天猫

    .video { position: relative; padding-bottom: 66.25%; height: 0; overflow: hidden; } .video iframe, .video object, .video embed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width: 100%; height: 100%; }

    相关文章

    1 Comment

    1. 按集体主义-个人主义划分中西方文化/人权是最粗略的划分,尽管大体上不错,但将集体-个人直接对应到贫富对立上,是一种马克思主义的机械化理解。实际情况显然比机械套用马克思主义要复杂得多。
      集体主义一定有利于穷人吗?假如富人(权势阶层)可以操纵集体利益来使其有利于自身,那所谓地“均等”其实只是穷人之间的均等,他们和掌控集体话语权的富人仍然隔着一条鸿沟。
      同样,个人主义一定有利于富人吗?你看看西方富二代(那位当总统的唐纳德乃是个中翘楚)和中国富二代在依赖父母这方面是何其相似。共和党保守派与白左把持的民主党相比明显更偏集体主义,而他们恰恰更多代表了大资本家大企业集团(但不是专业人士和学界精英)的利益。
      个人认为,当今的个人主义人权观其实代表了专业人士、学界精英等少数知识阶层的利益。这部分人最大的“资产”——知识技能——无法直接传递给子女,也不依赖他人来获得增殖,所以他们希望子女和他们一样靠个人奋斗来获得成功,而社会对其个人奋斗(个人知识资产的增殖)的约束越少越好。个人主义的萌芽其实比现代社会更早——比如英国中世纪后期的贵族阶层和自由民阶层中的法律人士,通过法律手段限制君主的权力,同时掌握法律知识的阶层以此扩大个人权利,这其实都为个人主义提供了条件。文艺复兴时期贵族对艺术家的雇主/保护者关系,这已经是一种个人主义的关系。十八十九世纪启蒙运动(奠定了如今的西方人权观念)的发起者也恰恰是贵族/资产阶级知识分,而不是上层统治者或下层平民。在中国,其实老庄之学便是代表了这股个人主义的思潮。
      集体主义则是底层民众和权力塔尖形成的一种联盟,处于权力塔尖的统治者的合法性,取决于其能否获得最广泛的支持,而为底层民众提供保障是获得支持的最简单方法之一。对于底层民众,他们缺乏知识精英那样的个人资产增殖方式,他们的利益更多地取决于人际关系、社会保障体系等等,所以底层民众更容易形成一股统一的力量(从古至今所有高明的统治者都不会忽略这股力量)。集体主义当然不可能做到完全的均等,它的基础也不是均等(历史上,很多成熟的大帝国都是集体主义文化的典范,而这些集体主义文化,包括中国的儒家/法家文化的特点就是对统治阶层的认同)普遍的集体认同。同时当权者可以将普通人的力量汇集起来,用于对付内部和外部的敌人,而当权者的这个行为本身变成其合法性的来源。

    关注你邮箱里的每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