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矿民、马夫、尘肺病」:为了让你看这部纪录片,导演亲手把资源奉上

    今天的社交网络,发生了一件奇妙的蝴蝶效应事件

    一位网友像往常一样,在豆瓣将一部纪录片标记为“想看”。

    随后竟然得到了该片导演的回关,并亲自把资源私信到了他的手上。

    该网友震惊于此番操作,发了一条微博。

    这位“在豆瓣蹲着,谁标记想看,直接关注你然后私信你,再亲手把地址递给你”的很惨的独立电影人,一时间引起了大量网友的关注。

    于是几万网友将这部纪录片——《矿民、马夫、尘肺病》,顶到了豆瓣实时热门第一。

    不仅如此,这位名叫蒋能杰的独立纪录片导演,还在豆瓣公开发布自己电影的资源。

    像个“白嫖党”那样提醒网友:“赶紧保存,之前的失效了,你们自己传播吧!”

    一位知名电影资源博主看完本片同步标记到微博,还收到了蒋能杰的私信感谢。

    他啼笑皆非,“一般情况下,独立纪录片导演私信我都是版权警告的。”

    这个短暂的小奇迹,有点荒诞,有点心酸。

    商业上没市场,审查上404,中国的独立纪录片一直在夹缝中艰难求生。

    但这个电影中的“濒危物种”,每每出现,总能以其中朴素的真实,深深地打动和刺痛我们。

    《矿民、马夫、尘肺病》一片,源自蒋能杰从毕业后到现在,将镜头对准家乡人民的十年跟拍。

    从2010年开始,他用粗粝的镜头,记录下湖南一个南方山村的矿民生活。

    主要人物有三个——

    90后小矿主小刘

    60后马夫蒋美林

    晚期尘肺病人赵品凤

    在这个靠山吃山、以矿为生的山沟沟里,他们代表了当地老百姓的三种谋生方式:

    一是进山采矿,二是出门打工,三是买马送货。

    但无论是哪种出路,无论是矿上还是矿下,他们的生活都注定是一场“穷折腾”

    01

    矿上:以命换钱

    2010年左右,矿价飞涨。

    面对高额的采矿许可证与昂贵的生产安全保障,一些私人矿主铤而走险,召集附近的村民进山开矿。

    男人进山洞采矿,女人在洞外拾矿。

    而马夫们则是山顶上的顺丰小哥。

    上山时为他们运送物资粮食,下山时把开采出来的矿石运出深山以赚取运费。

    矿石之于他们,就像是农作物之于农民。

    一点舍不得浪费,成色决定了售价高低。

    矿价高的时候,意味着他们可以过个比较好的年。

    因为是非法开采,矿民们最怕的就是遇上政府整顿。

    监管者和被监管者之间,上演着猫鼠游戏。

    “都说山高皇帝远,我们都住这么高了,他们也管得到。”

    说是zf整顿,但来的其实是zf花钱雇佣的“烂仔”。

    三天两头来一次,机器被他们砸掉,矿棚被他们烧了。

    而矿民们也只敢背后抱怨,过过嘴瘾。

    正常情况下,他们得巴结这些整顿的人,请他们喝酒,搞好关系。

    矿上的生活很苦。

    冬冷夏热,十天半月不能洗澡,缺粮吃的时候拿老鼠加餐。

    苦闷的采矿生活中,他们的谈话内容倒与文学的两大永恒母题不谋而合:

    Xing与死亡

    男人们独自在外工作,最想念的是家里的婆娘。

    互相打趣,嘴里总绕不开夫妻之间的那点事。

    有时候,他们也幻想别的女人。

    挣钱了能想到的最佳放松方式和人情往来,就是“请小姐”。

    冬天冷不能寐,就唱唱黄色歌谣开开荤。

    有人进庙烧香,听见旁边的女人“求菩萨保佑自己老公在矿上不要挣到钱”。

    因为一旦挣钱了,男人就在外面找女人。

    男人们也明白,“有些女人确确实实被老公伤了心了。”

    聊女人之外,他们也听听歌,虽然不知道名字。

    还有精神向往远方的人,会听美国之音,会看奥运会、阅兵仪式这些看到津津有味。

    采矿更是一个高危工作。

    他们每天的新闻播报,就是交流哪个矿洞又死了几个人。

    言语之间,死亡已经是一个很轻松的话题。

    由于买不到正规炸药,自制的假炸药中毒成为了矿难的主要致死原因。

    其他的比如矿洞坍塌,高处摔滑,处处充满风险。

    在这里,死亡成为了一个个数字。

    死了几个人,每条人命赔多少万,老板出多少钱能让上头把事儿给压住……

    他们每天谈论这些,直到厄运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这么辛苦,如此危险,他们能用命换到几个钱呢?

    就像开头一位大哥被人吓唬政府来整顿时,他怯怯的那一声抱怨:

    “我累得半死,又没赚到几个钱。”

    02

    矿下:没钱换命

    侥幸没死在矿上的人,下矿后,很少能够逃过尘肺病的宿命。

    采了20年矿,时年50岁的赵品凤已经进入尘肺病晚期。

    救治无望,只能靠吸氧勉强维持生命。

    矿上几十年并挣不了几个钱,得病之后只能靠务农维持生计。

    病重之后,呼吸困难,不时咯血,什么活都干不了。

    彻底失去了经济来源。

    赵品凤36岁才结婚。

    老婆是个“脑子不清楚的”,一儿一女都到了上学的年纪,家里还有一个年迈的老母。

    尘肺病晚期的他,几乎都是靠在外打工的弟弟接济过活。

    在这个矿村,尘肺病是村民的常见病。

    而贫病交加的赵品凤也是很多人的命运写照。

    邻里聚在一起,谈论的不是低保申请就是治病报销。

    严苛的低保指标,承诺却做不到的免费医疗,让他们满腹怨言。

    上头的扶贫政策落实到地方,基本上汤多肉少。

    里头的小九九,老百姓们心里也门儿清。

    但在政务评价时,他们却被要求给上头“打十分”。

    在电话随访里说好话的,还有两百元奖励。

    老百姓们不傻,“这不是在造假吗?”

    赵品凤们,对自己的命运接受得很快。

    面对导演的镜头,可以笑着要求他:

    给我拍张寿相(遗照)。

    唯一害怕的是,“我的崽太可怜了,我没了,他们该怎么办?”

    五十岁那天,尽管赵品凤已经时日无多,弟弟还是坚持要为他办寿宴。

    寿宴是假,亲戚朋友趁机给他送点儿钱救济是真。

    远道赶回来的弟弟一家分别离开时,对赵品凤说着安慰话:

    少干点活,好好养身体。

    赵品凤无言沉默,十几岁的儿子没心没肺地笑着,开始懂事的女儿则抱着堂姐哭泣不止,就连心智不健全的妻子也忍不住抹泪。

    他们明白,接下来的时间,这个风雨飘摇的家要靠他们自己了。

    死亡注定会到来。

    因为一次停电,赵品凤没有吸上氧,救护车也没叫到。

    2018年5月14日,他迎来了没有意外的故事终点。

    这一家老弱病残今后的日子该何去何从,我们无从知晓。

    据民间组织估算,目前中国累计尘肺病人高达600万。

    是全国第一大职业病。

    数据背后有多少在钝痛中死去的生命,分崩离析的家庭,可想而知。

    这个纪录片之所以能够引发大量关注,除了镜头里的苦难的确能够刺痛人心之外,也许,跟当前的疫情背景也有关系。

    病毒打破了我们的安全感,提醒了我们人类有多脆弱。

    而很多粉饰的太平,也被还原了它本来的面目。

    当我们看到这些看似离自己生活很远,其实与其同样没有多少选择的人,我们更加理解了他们的处境。

    前不久,《二十二》、《大同》、《四个春天》等知名纪录片的导演们被召集起来,拍摄了一部抗疫纪录片《人间三十日》。

    曾经获得颇多赞誉的他们,此次却收获了如潮差评。

    有了官方的支持,镜头风格华丽了,内容情感却变味儿了。

    拍出过《高三》、《大同》、《书记》、《龙哥》等良心纪录片的导演周浩,则隐晦吐槽道:

    每个人都想做牛逼的片子啊,我也不可能运气一直都那么好,每次都能碰到龙哥、郭书记、耿市长……

    我想,中国的纪录片是永远不乏牛逼素材的。

    难的是创作者一直坚持独立纪录片的“不合作态度”。

    它远离主流叙事,从个体视角出发,去寻找和揭开被遮蔽的群体性命运。

    它们作为主流、官方、权力叙事的补充,给我们看到这个世界的另一面真实。

    独立纪录片的核心精神,就在于一种对下的悲悯对上的反抗

    如果失去了悲悯和反叛精神,这部纪录片断然会失去它的民间地位。

    当我们拥护《矿民、马夫、尘肺病》,唾弃《人间三十日》,我们是在为一种生活的真相进行投票。

    – END –

    最近文章

    你觉得哪个国家是世界上最奇怪的国家?

    斯洛文尼亚 /来整点非键政的活儿/ 斯洛文尼亚语言分布区,包括零散和部分历史分布区 经济上属于西欧。地理上属于南欧(巴尔干)。国人眼里属于东欧。文化上却是中欧。斯拉夫人种,血统却偏向日耳曼和伊利里亚。 说斯拉夫语言,国内主流传统文化却是巴洛克。比较少见的几个天主教斯拉夫人国家。地处平原辽阔的欧洲,却有大片的喀斯特地貌。

    穿JK制服如何克服羞耻感?

    大龄过期jk 在十月份突然入了坑 大概拍了照片就会在下面更新(〃ノωノ) 一开始只敢在家穿穿对着镜子拍拍 后来第一次穿出门的时候被小姐妹大夸 「太可爱了」 路过商场看到镜子也觉的自己好可爱!哈哈哈哈 并且也没有被很多人看的感觉 有个爱吹彩虹屁的小姐妹真的好重要!!我俩吃饱了找了个没人的楼梯口疯狂拍照

    请别让你的家人,承受这样的孤独,家人接受不了这样的别离

    老人家一个人生活让人看到了心酸。心疼 .video { position: relative; padding-bottom: 66.25%; height: 0; overflow: hidden; } .video iframe, .video object, .video embed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width: 100%; height: 100%; }

    马云直播首秀:如果年轻人还怕压力,那就白活了

    今天上午,马云来到景德镇参观并与当地创业者展开对话。与以往不同的是,这场活动采用了全程直播的形式,马云称“这是我的直播首秀”。 1.创业者如何坚持? 有创业者提问,如今无论是直播卖货还是下线卖货,都会遇到很多困难。 “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20年前的我们创建阿里巴巴时候的样子”,马云说,1995年他开始创业,当时谈及互联网,所有人都不同意,“但是我相信互联网的未来,因为相信所以看见。所以我认为,创业者是很孤独的,只能克服孤独,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才能走下去”,“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热爱、坚持和孤独”。 他坦言,自己并不喜欢瓶瓶罐罐,但在景德镇转了一圈才发现魅力所在,“魅”来自于城市文化,“力”来自于年轻人。

    京东总裁刘强东内部讲话,”马云骗人这么多年我都替他丢人”讲解京东的商业模式,并吐槽马云淘宝天猫

    .video { position: relative; padding-bottom: 66.25%; height: 0; overflow: hidden; } .video iframe, .video object, .video embed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width: 100%; height: 100%; }

    相关文章

    4 Comments

    1. 什么叫吃人的旧社会?
      工人通过劳动创造社会财富,而资产阶级把他们创造的财富合法的抢走。生产资料的合法所有者为了夺走更多工人创造的财富,想方设法让劳动者工作更长时间,并尽可能节约这些人肉电池的维护成本。工人创造的财富越多,被夺走的就越多,而这一切都成了合法的,这就叫吃人的旧社会。
      你说那就不工作?那么没有生产资料的工人会被饿死,尽管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他们创造的,雇佣奴隶还是必须被雇佣才能活下去,正因此,才有了阶级矛盾。
      生产资料不属于工人阶级的社会,就是吃人的旧社会。

    2. 我搞不懂评论区里动不动就说带节奏,什么是带节奏,就是不允许人们抱怨生活的不公呗,就是人们虽然很苦但是要忍着,不要说出来,说出来让我们感到不好就是带节奏?一句抱怨都不可以有,都忍着,请你们这些动不动就说带节奏的想好,不让他们说一时可以,但是忍着总归会出大事

    关注你邮箱里的每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