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华人在美国的地位为什么如此尴尬?

    几周前,美国总统川普在推特上称呼“新型冠状病毒”为“中国病毒”,虽然他后来公开表示不再使用“中国病毒”这个称呼,但华人乃至整个亚裔群体依然因此正在面临比较严重的种族主义歧视。

    种族主义歧视一直是美国争论的核心政治议题之一。但在美国,一提到种族主义,更多的是关于非裔和拉丁/西班牙裔美国人争取和白种人平等权益的讨论,亚裔相对较少地真正参与到种族主义的讨论中来。2010年,相比较于非裔美国人(约16%)和拉丁/西班牙裔美国人(约13%)在美国总人口中的占比,亚裔在美国大约占4.8%。单从总人口规模来看,亚裔是属于少数族裔的;但亚裔在教育、就业、收入、财富持有上一直高于或者接近白人的平均水平。虽然亚裔因为这些成就被认为是“少数族裔模范”,但为什么一直很少引起重视,不能真正参与到政治议题的讨论中来呢?这背后有很深的历史、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原因。我们今天来简单地聊一下,为什么华人或者亚裔在美国地位如此“尴尬”。

    被历史“遗忘”的一群人

    我们都知道“奴隶制”是美国非常重要的历史,也是非裔美国人付出汗水和生命参与建构的历史。美国人现在也不断地重新审视这段历史,争取非裔美国人和白人平等的权益。但华人用汗水和生命参与的一段历史却一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每个人都知道中国人参与铁路修建,每本历史课本都有这一段历史。但这也是美国人知道的关于它的全部——这是我们应该努力改变的地方。”

    华人主要通过19世纪几波“淘金”浪潮来到美国,集中居住在今天的加利福尼亚州地区。华人真正参与到美国历史的建构要追溯到美国的洲际铁路建设。“大平洋铁路”是第一条贯穿北美大陆的铁路,也被英国BBC评为自工业革命以来的世界七大工业奇迹。起初,华人被认为身材比较矮小,力气比较单薄,并不适合做建设铁路这样繁重的工作。但由于白人工人不愿意签订薪酬较低、工作负担重的合约,并发起频繁的联合罢工抗议。铁路项目负责人决定征用华人劳工,并以约白人工人10%到36%薪资和华人劳工签订了劳动合约(Ong 1985)。

    面对工作强度大、死亡风险高的铁路修建工作,华人表现出了卓越的吃苦耐劳和坚忍不拔的品质,逐渐成为铁路修建的主力。但与此同时,华人却面临着薪资不平等待遇和排华情绪的影响。除了种族文化差异,华人在罢工过程中,愿意接受铁路公司提出的小幅度涨薪要求而重新开始工作,从而无法完全融入白人组成的联合罢工阵营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原因。由此可见,在这段历史中,在社会结构本身存在不平等的情况下,华人通过压缩自身生存空间和消费成本而努力挣扎出一条生存在美国的路,却也因为没有更加坚持争取平等待遇的斗争而受到更多不平等的歧视。

    刻板印象:“成绩好”与“技术宅”

    前段时间,美国民主党有一位亚裔总统候选人安德鲁·杨(Andrew Yang)。他也是第一位引起广泛关注的亚裔总统候选人。他提议给每一位美国人每个月发一千美金(也称自由红利),还提议推行全民医疗和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等等。美国政治评论新闻对于他的竞选,纷纷提出比较相似的质疑,例如“如何克服亚裔刻板印象(技术宅)”和“如何更好地利用少数族裔身份,争取更多族裔的支持”等等。“成绩好”和“技术宅”一直是亚裔美国人刻板印象的标签。但这两个“标签”的形成其实是亚裔文化和美国社会结构互动的产物。这些标签既成就着亚裔,也阻碍着亚裔的进一步发展。

    研究教育种族不平等的学者发现,亚裔学生遥遥领先白人和其他族裔学生的平均学习成绩。通常有两种机制来解释教育成就差异—家庭经济地位和家庭文化环境。家庭经济水平比较高的家庭,可以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资源和环境,因此家庭经济地位与孩子的学习成绩呈显著的正相关(Duncan et al.1972)。

    但在家庭经济水平相同的情况下,亚裔学生学习成绩依然远远高于白人学生 (图1)。学者柳皑然和谢宇(Liu and Xie 2016)发现,亚裔家庭文化可以有效地解释白人学生和亚裔学生的学习成绩差异。受孔子思想影响的东亚文化非常推崇教育的重要作用,而且相信努力工作可以克服困难取得成就,亚洲父母们也对孩子有较高的教育期待。受益这种家庭文化,在“男性气概”备受推崇的美国高中文化下(其中一个表现是反叛,比如轻视教育成就),亚裔男生的学习成绩与亚裔女性学习成绩的差异也比其他族裔要小(Yavorsky and Buchmann 2019)。亚洲的家庭文化很好地适应了美国的教育结构,并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图1. 家庭经济水平与学习成绩关系的种族差异(Liu and Xie 2016)

    除了“学习好”,亚裔的另一个标签“技术宅”是更难摆脱的。不用摆出统计数据,只要你走进一所大学科学或者工程学院的教室,就会发现亚裔是这里的主流群体。因为亚裔更倾向于选择科学和工程类的专业,他们也占据着相关工作的很大的比例。

    亚裔集中在技术类专业和工作,不仅仅是个人选择的结果,更是美国社会经济结构转型和文化导向的结果。美国自1970年代以来经历了大规模的经济社会结构转型,比如经济全球化、就业市场空心化、经济金融化等等。学者谢宇和凯里沃德(Xie and Killewald 2012)发现由于科学和技术相关工作相比较于医生、律师和企业高层管理人员的薪资水平低很多,白人学生相对于亚裔学生更少选择科学专业及相关职业发展道路,因此亚裔既是“主动”也是“被动”地集中在了科学和工程等技术类专业和职业。如表1,2006-2008年,亚裔学生在各个科学专业的占比都高于15%。别忘记了,亚裔在总人口中只占4.8%。

    表1. 亚裔在美国科学专业的占比1960-2008 (Xie and Killewald 2012)

    亚裔集中在科学和技术类相关专业和工作,一部分是家庭文化和经济资源的影响,另一部分也跟白人学生“主动离开” 科学和技术类相关专业和工作以选择更高薪的专业和职业有关。由此可见,关于美国亚裔的刻板印象是亚洲文化和美国社会文化互动,也是个人选择和社会结构互动的结果。

    “模范少数族裔 ”的悖论

    由于亚裔在就业市场、收入、财富占比上的突出表现,被认为是“少数族裔模范”。亚裔在大部分中等收入以上工作中占比远远高于亚裔在总人口的占比。2013年,亚裔在谷歌、雅虎、英特尔、领英等公司中总占比27%,但仅占13%的管理层职位 (别忘记,亚裔在总人口中只占4.8%)。此外,无论是家庭收入、家庭财富、还是房产拥有比例,亚裔都很接近或者高于美国白人的平均水平(表2)。可以说亚裔是一个经济状况相对优渥的族裔。

    表2.美国家庭财富、收入中位数和房产持有率(U.S. Census Bureau,2014/2017)

    亚裔无论在教育、就业、家庭收入、财富占比中都表现出了突破社会结构限制的优势。亚裔独特的家庭文化和拼搏向上突破局限的品质在其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有学者表示亚裔的独特的“成功模式”既不断再生产了亚裔的成功,也让不符合亚裔成功模式/刻板印象的亚裔成为“失败者”和“奇异值”(Lee and Zhou 2015)。这种成功模式/刻板印象既成就着亚裔,也成为了限制亚裔进一步发展的枷锁。

    尽管亚裔是“少数族裔模范”,他们却很容易在向上流动中遇到“玻璃天花板”,很难占有企业和政府管理层的工作,也很难在重要社会政治议题中发声。亚裔的独特家庭文化很好地适应了美国的社会结构和设置,并在其中发展出独特的一条成功之路。但亚裔更多扮演着社会结构的模范适应者,而很少参与社会改变或者制定社会规则。

    虽然太平洋铁路建设已经成为了遥远的过去,华人也逐渐靠自己的努力在美国获得了经济上的富足,但和19世纪中叶的华人一样,他们的地位仿佛依然尴尬,依然无法发出响亮的声音。铭记历史,突破刻板印象和发展瓶颈,仅仅靠取得个人教育和经济成就好像是远远不够的。

    参考文献:

    1.Duncan, Otis D., David L. Featherman, and Beverly Duncan. “Socioeconomic background and achievement.” Seminar Press, 1972.

    2.Krivo, Lauren J., and Robert L. Kaufman. “Housing and wealth inequality: Racial-ethnic differences in home equity in the United States.” Demography 41.3 (2004): 585-605.

    3.Lee, Jennifer, and Min Zhou. The Asian American Achievement Paradox. Russell Sage Foundation, 2015.

    4.Liu, Airan, and Yu Xie. “Why do Asian Americans academically outperform Whites?–The cultural explanation revisited.”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58 (2016): 210-226.

    5.Ong, Paul M. “The Central Pacific Railroad and Exploitation of Chinese Labor.” The Journal of Ethnic Studies 13.2 (1985): 119.

    6. Xie, Yu and Alexandra A. Killewald. Is American Science in Declin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2012.

    7.Yavorsky, Jill E., and Claudia Buchmann. “Gender Typicality and Academic Achievement among American High School Students.” Sociological Science 6 (2019): 661-683.

    8.https://newrepublic.com/article/146587/silicon-valleys-forgotten-minority

    最近文章

    你觉得哪个国家是世界上最奇怪的国家?

    斯洛文尼亚 /来整点非键政的活儿/ 斯洛文尼亚语言分布区,包括零散和部分历史分布区 经济上属于西欧。地理上属于南欧(巴尔干)。国人眼里属于东欧。文化上却是中欧。斯拉夫人种,血统却偏向日耳曼和伊利里亚。 说斯拉夫语言,国内主流传统文化却是巴洛克。比较少见的几个天主教斯拉夫人国家。地处平原辽阔的欧洲,却有大片的喀斯特地貌。

    穿JK制服如何克服羞耻感?

    大龄过期jk 在十月份突然入了坑 大概拍了照片就会在下面更新(〃ノωノ) 一开始只敢在家穿穿对着镜子拍拍 后来第一次穿出门的时候被小姐妹大夸 「太可爱了」 路过商场看到镜子也觉的自己好可爱!哈哈哈哈 并且也没有被很多人看的感觉 有个爱吹彩虹屁的小姐妹真的好重要!!我俩吃饱了找了个没人的楼梯口疯狂拍照

    请别让你的家人,承受这样的孤独,家人接受不了这样的别离

    老人家一个人生活让人看到了心酸。心疼 .video { position: relative; padding-bottom: 66.25%; height: 0; overflow: hidden; } .video iframe, .video object, .video embed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width: 100%; height: 100%; }

    马云直播首秀:如果年轻人还怕压力,那就白活了

    今天上午,马云来到景德镇参观并与当地创业者展开对话。与以往不同的是,这场活动采用了全程直播的形式,马云称“这是我的直播首秀”。 1.创业者如何坚持? 有创业者提问,如今无论是直播卖货还是下线卖货,都会遇到很多困难。 “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20年前的我们创建阿里巴巴时候的样子”,马云说,1995年他开始创业,当时谈及互联网,所有人都不同意,“但是我相信互联网的未来,因为相信所以看见。所以我认为,创业者是很孤独的,只能克服孤独,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才能走下去”,“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热爱、坚持和孤独”。 他坦言,自己并不喜欢瓶瓶罐罐,但在景德镇转了一圈才发现魅力所在,“魅”来自于城市文化,“力”来自于年轻人。

    京东总裁刘强东内部讲话,”马云骗人这么多年我都替他丢人”讲解京东的商业模式,并吐槽马云淘宝天猫

    .video { position: relative; padding-bottom: 66.25%; height: 0; overflow: hidden; } .video iframe, .video object, .video embed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width: 100%; height: 100%; }

    相关文章

    关注你邮箱里的每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