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软封城”,我在法国的隔离生活

    3月17日中午12点,全法国封城隔离。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3月22日星期日,进入隔离生活已经一个礼拜了。我住在普罗旺斯的一个小村子里,讲讲我这边的隔离生活。

    我居住的村庄的电子告示牌,没人会想到有一天上面会播放“封城”的通知

    法国本土有13个大区(相当于中国的省),我所在的大区叫做Provence-Alpes-Côte d’Azur,即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蔚蓝海岸大区。截止3月22日,全法国确诊病例16018个,其中普罗旺斯大区1372个,是法国确诊人数第四多的大区。

    到目前为止,这里的隔离生活相对来说不那么严格,因为现在实行的是“软封城”,上班、买菜、慢跑、遛狗都可以出门,只要有正当理由,一天出家门三四次毫无压力;其次是我生活在普罗旺斯的大大大大农村,这里地广人稀。

    我居住的村庄人口只有4543人,可能连北京一个小区的人口都比不上。这是我家方圆3公里之内的画面,大家来体会一下什么叫做地广人稀:

    广

    封城令以后,每次出门都要填一个《破例出行证明》(Attestation de déplacement dérogatoire),注明出行原因:

    • 居住地和工作场地的往返出行,适用于无法远程工作(需雇主提供证明)或出差难以推迟的情况;
    • 在政府批准继续营业的场所购买生活必需品;
    • 健康原因的出行;
    • 因迫切的家庭原因出行,如照顾身体状况较差或不能自理的亲人、看孩子;
    • 在家附近独自进行短时间个人身体锻炼,禁止集体运动;可以短时间遛宠物。

    填好出行证明,签上字,我就可以出门啦。

    我住的地方后面就是一大片薰衣草田,当然现在不是季节,看起来光秃秃的。

    这片薰衣草是去年才种的,还很小,都没有我的手掌高。

    这里是葡萄酒产区,村子周围都是葡萄园,葡萄还没开始抽新叶,看着瘦骨嶙峋的。

    春耕的工作开始了,能看出来有些葡萄园里的土是刚刚翻过的。

    个别葡萄园的冬季剪枝还没做完。法国葡萄酒农有一句俗语,Taille tôt, taille tard, rien ne vaut la taille de Mars,意思是“早剪枝,晚剪枝,什么都不如三月剪枝”,看来这块葡萄园的主人就是古老智慧的实践者吧。

    虽然封城,不过这里的农业活动还在继续。我周日开车去了一趟超市,路上就看到三拨酒农开着拖拉机在地里干活。

    法国是农业大国,疫情期间超市里的食物还是有保障的。各种新鲜的蔬菜水果都挺全乎的。

    但意大利面和罐头食品显然还没有从上一波抢购潮中复苏过来。

    牛奶也限购了,最多只能买1盒。

    其他食品最多可以买3盒。强调一下,这只是我家门口超市的情况啊,不代表法国其他地方。

    除了去超市买菜以外,我出门放风的理由就只剩下慢跑锻炼了。说起“慢跑”这个词,法国人简直太神奇了,他们一方面接受了英语外来词jogging表示“慢跑”,一方面又自作主张发明了一个新的英语词footing,也是“慢跑”,脑回路清奇。

    跑题了,回到隔离期的跑步问题。封城令刚实行的时候,并没有明确规定出门锻炼能跑多远,所以法国运动健将们随随便便就能跑出去十几公里,逼得政府加了一条细则“不能超过2公里”。

    注:在3月23日,法国政府已将“禁足令”加强:

    遛狗、溜娃、运动只能在家方圆1公里内,最长不能超过1小时,一天一次。必须在出行证明上注明时间。

    我感觉这几天出门锻炼的还挺多的,骑自行车的、跑步的、遛狗的都有。

    离我家1.5公里的地方有个池塘,风景不错,还有一群野鸭子嘎嘎嘎的。我本来想着封城期间还有这么个好去处呢,2公里之内哦,真是太幸运了,结果却发现通往池塘的小路被封了。

    因为池塘吸引了很多住在远处的人过来玩耍,形成人群聚集。

    游山玩水不能实现,在村子里面走走看看也不算太无聊。法国历史遗迹保存得很好,很多村子里都有古迹,这些珍贵的古迹并没有特意围起来变成“旅游景点”,而是依然融于居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这个小村子里就有3处历史遗迹:

    古罗马时期的城门。

    城门里面有居民楼、面包店、花店。

    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教堂建于12世纪。3月13号到21号教堂里本来有个电影艺术展,因为疫情取消了。

    村子里另一座比较大的教堂是1780年建成的,疫情期间,日常弥撒、婚礼、受洗礼之类都取消了。

    普罗旺斯农村的隔离生活不太让人觉得拘束,跟住房环境也有关系,大多数人住独门独院的房子。即使被迫居家,也能在花园里做个烧烤、喝个下午茶。

    打理花园也是法国人热衷的业余活动,隔离和爱好统一了。

    有些人家的院子大得可以组织4×100米接力赛,就算不出门也照样可以“户外运动”。

    他家院子真的超大,左边还有一片草地,种着各种树,我只能拍到这一小部分。

    生活在这样空旷少人、生机盎然的乡村,很容易给人造成一种“我们怎么会传染上新冠病毒”的幻觉。

    这是我家后面的一条马路,零星有车驶过,大多数时候连个人影都没有。

    3月21日,法国媒体Le Point做了一篇报道,就提到居家隔离的法令很难在乡村贯彻下去。很多农村居民依然去朋友家拜访、相约踢足球等等。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人,封城令生效以后,照旧去朋友家吃饭,觉得农村人少,吃个饭不会传染。

    法媒报道:

    不过,这样的想法至少在我们村可能很快会被扫清了。因为,就在昨天,3月21日周六,市政府宣布,我们村里出现了第一个新冠病毒确诊患者。

    政府官方Facebook通知:

    我们普罗旺斯大农村的“战疫”可能才刚刚开始……

    最近文章

    你觉得哪个国家是世界上最奇怪的国家?

    斯洛文尼亚 /来整点非键政的活儿/ 斯洛文尼亚语言分布区,包括零散和部分历史分布区 经济上属于西欧。地理上属于南欧(巴尔干)。国人眼里属于东欧。文化上却是中欧。斯拉夫人种,血统却偏向日耳曼和伊利里亚。 说斯拉夫语言,国内主流传统文化却是巴洛克。比较少见的几个天主教斯拉夫人国家。地处平原辽阔的欧洲,却有大片的喀斯特地貌。

    穿JK制服如何克服羞耻感?

    大龄过期jk 在十月份突然入了坑 大概拍了照片就会在下面更新(〃ノωノ) 一开始只敢在家穿穿对着镜子拍拍 后来第一次穿出门的时候被小姐妹大夸 「太可爱了」 路过商场看到镜子也觉的自己好可爱!哈哈哈哈 并且也没有被很多人看的感觉 有个爱吹彩虹屁的小姐妹真的好重要!!我俩吃饱了找了个没人的楼梯口疯狂拍照

    请别让你的家人,承受这样的孤独,家人接受不了这样的别离

    老人家一个人生活让人看到了心酸。心疼 .video { position: relative; padding-bottom: 66.25%; height: 0; overflow: hidden; } .video iframe, .video object, .video embed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width: 100%; height: 100%; }

    马云直播首秀:如果年轻人还怕压力,那就白活了

    今天上午,马云来到景德镇参观并与当地创业者展开对话。与以往不同的是,这场活动采用了全程直播的形式,马云称“这是我的直播首秀”。 1.创业者如何坚持? 有创业者提问,如今无论是直播卖货还是下线卖货,都会遇到很多困难。 “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20年前的我们创建阿里巴巴时候的样子”,马云说,1995年他开始创业,当时谈及互联网,所有人都不同意,“但是我相信互联网的未来,因为相信所以看见。所以我认为,创业者是很孤独的,只能克服孤独,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才能走下去”,“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热爱、坚持和孤独”。 他坦言,自己并不喜欢瓶瓶罐罐,但在景德镇转了一圈才发现魅力所在,“魅”来自于城市文化,“力”来自于年轻人。

    京东总裁刘强东内部讲话,”马云骗人这么多年我都替他丢人”讲解京东的商业模式,并吐槽马云淘宝天猫

    .video { position: relative; padding-bottom: 66.25%; height: 0; overflow: hidden; } .video iframe, .video object, .video embed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width: 100%; height: 100%; }

    相关文章

    关注你邮箱里的每日新闻